气功人论坛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论坛关闭注册的通知气功人论坛管理条例周天功养生法函授,祛疾健身被禁止发言用户解封办法
查看: 16988|回复: 10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6-10-2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
摘自《将被淡忘的故事》
张天戈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气功事业 [之一]

    少年、青年时期对气功的认识
我在童年见到的气功是与马戏、武术表演有关。我七岁(1942年),第一次在热河省围场县看马戏团巡回表演,其中有气功表演,如头上开石、棒打腹部、上刀山……。表演师傅说这都是气功。还有肚子上放几块大石板,再用铁锤一块一块砸碎。其中还有一个最可怕的表演节目,就是一个男人手拿一把菜刀,把一个5---6岁的小孩子“大卸八块”,脖子上砍一刀,两支胳膊砍两刀,两条腿砍两刀,最后拦腰再砍一刀,就把一个孩子分成八块。但是,砍下去的刀不再拿起来,也就是要用六把菜刀。
    我害怕看这个节目,但又想看个新鲜刺激,看看是不是把孩子杀死了。大人不让我们看这个节目,我就站在较远的地方看,结果夜里睡觉做恶梦,大喊大叫把别人都吵醒了。爸爸、妈妈不再让我去看这个马戏团的表演了。所以,此时在我的小心灵中就留下了“气功和恐怖”联系在一起。后来知道了这是表演者的小把戏,他们用的刀是特别打造的,刀刃可以伸缩。口吞宝剑也是用同样可以伸缩的剑。
所以,我最早知道气功这个词还是建国前,在家乡的围场新拨看马戏知到的。
    少年时代(12--13岁),在北京天桥第二次看气功表演,给我留下了对气功的另一种印象。上小学、中学放假的时候,比如每个寒暑假、春节都要去天桥看热闹,这是老北京普通市民的游乐场所。我最喜欢看的是练杠子的“飞飞飞”,建国后又改名“飞上飞”。他们是家族性表演,用的好像是比较粗的竹杠子(也可能是不太硬的木质杠子)有弹性。练起来上下翻飞,在空中荡来荡去,再加上一些杂耍,有的动作象现在的高低杠表演,着实令人眼花缭乱。后来听说被国家收编了。
    还有一个节目,就是张宝忠的大刀。张宝忠年纪很大,气功练的很好,一百二十斤的大刀耍起来单插花、双插花一点不费力气,耍完一套就卖他的大力丸。第三个喜欢看的节目是朱家练单刀。天桥有一个练单刀的场子里,哥俩表演。还记得哥哥叫朱国权,弟弟叫朱国第,他们练完刀术之后就表演气功。用比较细的铅丝一圈一圈缠绕胸部、上腹部(十圈左右),然后喊一声“开”!铅丝全都断了掉在地上。之后又表演腹(小肚子“丹田”部位)上切菜、剁木柴。切完后肚子上不出血,只有几道白色印迹。有时看的人多了还表演泥丸弓,就是用弓把泥丸打出去,击中很小的目标。他们哥俩的武术和气功功夫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武侠小说都是描写出来的功夫,看张宝忠的大刀、朱国权哥俩的气功是真功夫,是亲眼所见。我接触武术、气功就是从北京天桥开始的。
    我对天桥的“大金牙”的拉洋片、变戏法没有兴趣,特别是对天桥的地摊相声印像不好。他们经常骂人,看一会儿不给钱就骂你,你走了“转着湾”的骂你。有的用下流话骂人,不堪入耳。比如有一次我在天桥相声棚里听相声,在收钱的时候有几个人走了,这时候说相声的两个人现场编词,一问一答,逗哏的说:“你看那两个人为什么急急忙忙不给钱就跑了?”,捧哏的说:“你说为什么?”,逗哏的就说:“跑的那两个他爸爸死了,妈妈要嫁人,着急回去问问他妈带不带他们!”。听众听到说这种骂人的话就不敢走了。我的父亲、母亲也不让我去听(看)天桥的相声表演。
    从那时起我每次到天桥,先看飞上飞表演单杠,出来看张宝忠的大刀,之后再看朱国权的气功,然后吃一顿扒糕(荞麦面做的),偶尔看看变戏法的。有时也能看到江湖卖艺班子表演大变活人、武术气功、腹上开石、头上开石、口吞宝剑、口吞铁球、舌舔烧红铁棍、下油锅、赴汤蹈火、腹卧钉杷、口吐莲花、口喷烈火等绝活。
    当时给我留下的印象,天桥是老百姓最好的具有中国民族文化特色的游乐园。在那里可以得到许多课堂里得不到的民族文化知识。看了“飞上飞”的杠子功表演,它是一种技巧和功夫结合的艺术,给人灵巧和美感。看了张宝忠的大刀表演给人鼓舞和力量,老当益壮。看了朱国权的气功表演,给人一种神秘感,气功功夫不可思议,给人以联想、幻想、进入梦想。是一种民族文化艺术的享受。
参加工作后,有机会回北京都要去天桥看看,后来(60年代以后)天桥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觉得不该取缔这个老百姓喜欢的娱乐场所。九十年代看到一个电视连续剧《天桥梦》,又让我回忆起老北京的天桥和天桥的杂耍。又看到一个报道说有人提议恢复天桥娱乐场所,这是好事,阳春白雪和下篱笆应该同时存在。
但是,要想恢复天桥原来样子谈何容易。北京明代的内外城墙被拆除后永远不能恢复了,一个娱乐场所可以很快建起来,那些卖艺的老人的绝活上哪儿去找呢?如果没有人能继承下来又是一种民族文化的消亡。
    我赞同北京市原市长吴晗同志的意见,北京的城墙不应该都拆掉,把内城、外城都拆掉了又是一段历史载体的消亡。
    想着想着我的脑海里又出现老北京城的影像,我又跑题了。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之二]

    对气功治病有怀疑    1956年,我被调到河北省干部疗养院,这在前边已经介绍了一部分。当时几位医生、疗养院领导人向我介绍了开展气功疗法的情况。我理解是:卫生部同意推广的气功疗法如同当时开展的针灸疗法、组织疗法、睡眠疗法、民间草药疗法等一样,是一种不花钱或少花钱的行之有效的疗法。并非指的一个什么功法。如果作为一个“功”不大可能成为一个疗法,而一个气功疗法就不可能是一个“功”。有以下三点可以说明:
1、在当时就比较明确,卫生部在1955年12月,发给唐山气功疗法实验小组的奖状上写得明白:“-------奖气功疗法实验小组------人民币叁千元------”。所以,从气功疗法被卫生行政部门推广那天起,就与现在社会上流行的气功有严格的区别。
2、值得注意的,在五十年代开展气功疗法的医疗单位,综合医院把气功疗法放在理疗科,有的放在体疗科。中医院、疗养院建立了气功科、气功室等。比如北京医院就把气功疗法放在理疗科,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六十年代初就有气功科,北戴河的河北省气功疗养院就是专门用气功疗法治疗慢性病的专科医院。全国几乎所有的疗养院都有气功科、气功室。这就说明开展气功疗法必须在医疗机构内进行。
3、在十年动乱以前,对气功疗法的定义认同比较简单,也比较一致。就是气功疗法的名称和锻炼内容有比较明确的规定,练功中必须调整呼吸、改变呼吸形式。由于疾病的不同又有不同的呼吸方法,在三调(调呼吸、调姿势、调意念)中调呼吸是最重要的,因为要想尽快取得疗效的关键就是调呼吸。而摆个姿势、默念字句、意守丹田都是帮助病人排除杂念,使其安静的练功(呼吸)的。
    又比如,在1956年----1986年的30年中,向国外介绍气功疗法时,都是翻译成“呼吸运动”。这就是当时国内国外对气功疗法的认识。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中国的主要国际友人是前苏联和东欧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传播气功疗法最多的是中苏“友好报”《ДРУШБА》、“人民中国”《КИТАИЙ》。气功一词都翻译成“ДЫХАТЕЛЬНОЙ ГИМНАСТИКИ”,有时也用"ПНЕВМОТЕРАПИЯ"(呼吸疗法、空气疗法)。法国等国家研究呼吸运动的专家也用“呼吸运动”这个词。1986年以后,中国的社会气功得到空前发展,各种气功组织林立,对气功医疗的定义、概念、操作内容、指导理论以及历史渊源的解释都出现了混乱。
过去的三十年中,医疗气功、健身气功,稳步的、健康的、科学的发展着,已经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可贵的贡献。后来十年的混乱就与气功的定义不清有关。虽然对此也进行过小范围的研讨、论证,但是没有引起更多人的主意,这种研讨没有继续下去。
    其实,这个问题在1986年,审定《中国医学百科全书•气功学》时已经解决了气功的定义、概念、指导理论、操作技术、历史渊源等问题。但是没有人去宣传它、推广它,社会的流派气功反而得到空前宣传推广,结果发展到喧宾夺主,正邪不分了。继之,就接连不断的发生了许多“不该发生的故事”,“正气不足,邪气有余”,邪气“胜”过正气了。
    在五十年代我接触气功时,最初学的是内养功、强壮功、站桩功、保健功(传统的十六段锦)、周天功和灵子术(古代自发功,武术称谓神拳)。学的动功有七星太极拳、八段锦、易筋经等,1958年后,我又改学国家体委规定的太极拳运动套路(简化太极拳"24式"、简化太极剑“32式、八十八式“老架”太极拳、老架太极剑以及吴氏太极拳和陈氏太极拳等)。由全国著名太极拳教练、国家级武术裁判、陈、吴太极拳嫡传弟子李经梧老师教授。
    前面已经说过了,作为一种武术或体育锻炼我会有兴趣的,但是要我以气功疗法为职业,我是没有兴趣的,所以几次提出申请要求调回北京工作。最困难的是每天四个小时的练功时间(院里规定所有医务人员在上午、下午各两个小时练功)最难熬。而且这4个小时都是静功,此外还有两个小时的太极拳,在两次静功之间,加在一起总的练功时间,每人每天达到六个小时。一个是我没有病,一个是年轻喜欢动。所以,我喜欢太极拳运动,当时我并不喜欢这个气功疗法。
我曾三次写过申请调动工作报告,大意还记得:“我们是新中国的新青年,有一颗火热的心,要为建设新中国贡献自己的青春……,可是,我的青春不能在气功的静坐中消失,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经过省卫生厅丁一副厅长、政治处彭泽怀处长、刘贵珍院长、马之玺书记等,反复做思想工作,最后要回了请调报告。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之三]

    我开始体验和认识气功    虽然我不喜欢气功疗法,但是,要服从组织的需要,那个时代的青年人都有一颗火热的心,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我服从了组织安排,开始学习气功疗法,亲身体验练气功的滋味。最初,当然要学习刘贵珍的功法内养功。这个功法其实没有什么动作,主要是调整呼吸,其特点是每次呼吸都有停顿,传授给刘贵珍时,只有吸--停--呼一种。刘渡舟把第二种呼吸法吸---呼---停法,传给了唐山气功疗养所的主治医师王树彬等人(所以唐山气功疗养院后来写了一本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内养功疗法》小册子)。后来北戴河辨证应用这个呼吸法,被刘贵珍《气功疗法实践》收入。在接触气功的同时,也开始接触到了门派之争和师门内的勾心斗角。
    我用吸----停----呼法练功,只练两天就感到不舒服,入静困难,而且“气”有上头的感觉。后来,我喜欢用第二种呼吸法,“气”不上头了。
    由于我没有任何疾病,身体也很健康,练静功强壮功打坐时(此时我又学习练强壮功,据说是周天功的基本功法)出现了微动现象。动的很有规律,不是练功人自己设计的动作,动起来似乎并不知道,动之后才有察觉,就像现在说的“自发功”现象。因为我从来没有练过气功,也不知道练功有什么反应,就请教老师和老大夫。他们说是一种练功好的表现,说明身体好“元气”足“真气”通了,也是一种练功正常反应。刘渡舟(刘贵珍的老师)则认为“大动不如小动,小动不如不动”。一位拳师认为动是好事,是有“灵气”,应该改学“灵子术”。他认为没有病的年轻人应该学习动功或灵子术。
    在杨世华拳师的秘密指导下(因为杨拳师怕得罪刘贵珍院长,故此秘密进行),我又开始学习灵子术。中国灵子术的历史久远,到了近代已经发展为一种拳术,所以拳师要我一面学习太极拳,一面练灵子术。每天在业余时间练两次,每次半个小时。最初采用的是童子拜佛势站桩,练了几天没有发动起来,但是我练打坐五分钟后(只要入静就可以发动起来)肢体就可以动起来,而且动的幅度开始加大。
杨拳师又给我换了姿势,用双手托天势站桩,意守百会或头上空间,又练了两天,肢体开始发动了。起初很有规律,动作也比较柔和缓慢,常有两侧肢体对称样动作,比如左肩摇动几次右肩也摇动几次,我觉得很有趣,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就是觉得好玩。
    1956年秋季,在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杨拳师找到我,要我练功。这次他要我闭上眼睛练功,他说这样自发动可能快,我照办了。结果不到五分钟,我开始剧烈的大动起来,动作比较复杂、怪异,有太极拳的动作,有舞蹈的动作,有体操的动作。后来突然倒在楼道的水泥地上打滚,还有一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动作。在动的时间里头脑非常清醒。这次练功已经超过30分钟,开始有些头胀痛,但是已经停不下动作,不能下功了。这时拳师也开始害怕了,他轻轻地叫着我的名字要我下功,而我怎么也停不下来,还是在地上打滚。这时一位护士来看我,也叫着我的名字要我停下来,她认为这是走火入魔,杨拳师更害怕了,他把我扶起来又倒下了。
此时有一位刚转业的军队司药上街回来了,又找一位营养员,共四个人把我按在地上,杨拳师在我头顶上拍了几下,我才能挣开眼睛,动作也停止了。这时我就知道了闭眼练功的厉害,但是我的头胀没有因为下功而消除,我的头胀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是北京市针灸门诊部胡耀真老大夫给我点穴解除的。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不小轰动,全院都知道了,也无法保密了,结果被北戴河气功疗养院的副院长兼书记马芝玺知道了。他认为这是好事,应该受到表扬并鼓励我继续练灵子术功法,而且他也开始练起灵子术气功,不过他没有我动的厉害,他是和赵光(当时也和我在气功教研室工作)天天在一起练功。马院长天天早晨六点钟要我起床练功,我练灵子术与他的支持有关。
    后来经过申报,上级决定,工作人员可以练灵子术功。但是,不能让病人练,以免练功出问题不好解释。由于灵子术有研究价值,上级又批准可以在医疗气功学习班中,给学员们讲解灵子术,身体好的也可以练习此功。后来自发功在北京推广,主要是胡耀真老先生在门诊部教授,以后推广全国。
    为了体验各种传统功法,以后又学习了床上八段锦、地上八段锦、易筋经、内丹术、灵子板(灵子术的又一种基本功)等。由于那时执行了中医政策,提倡开展气功疗法,工作人员必须练功,又有条件练功,所以我对气功的体验也逐步深入,对气功疗法开始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还有一个特别的条件对我非常有利,这就是著名的针灸医师、武术家、气功专家胡耀真老先生在北京有200多个弟子。其中,有两个专业气功弟子就调入我们北戴河气功疗养院,他们和我在一块儿工作。这就是太极拳名家李经梧大师,另一个是气功大夫赵光先生。通过他们我才结识了胡耀真、李天冀(云龙,国家体委武术科科长,太极拳名家,其父是清末皇宫侍卫、武林高手)、李剑华(武术运动评论家,人称武林中的刀笔)、崔逸士(杨氏太极拳名家、民族资本家)、毛伯浩(体委武术运动科科长,形意拳名家)、秦重三(胡耀真徒弟,著有三园站桩,古玩商,北京市中医院特聘气功教师)等。同这些专家那里又学到一些气功、针灸、武术等方面的可贵知识。
    还有一些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又结识了社会上的名人,武林中人、内丹术家,如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巨赞大师、道教协会会长陈撄宁道长、著名画家何香凝(廖承志的母亲)等。由于他们在五十年代就已经是七十岁或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早已故去,有些名字已经记不清了)。这些人或多或少都给了我无私的教诲、指点迷津或提供资料。有些气功知识、练功体验是他们无私的告诉了我,教给了我。这是得天独厚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6-10-2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 [之四]

我所认识并从事的医疗气功事业 [之四]

    我开始相信气功的医疗作用    我从不了解、不相信、看不起气功疗法,到认识、相信、看得起气功疗法,是有一个漫长的转变过程。归纳起来我了解气功疗法的渠道有以下几个因素:
1、院方领导的介绍,特别介绍中央卫生部对气功疗法的奖励与支持;
2、倾听病人的主诉,特别是要听有疗效和无疗效病人的主诉;
3、查阅气功疗法住院病历;
4、参观各地开展气功疗法的单位;
5、参加工作经验交流和学术交流会;
6、自己练功体验;
7、咨询或采访老一代练功人、养生家、老中医;
8、查阅古典文献、搜集国外气功类资料,如法国、日本呼吸运动(静坐)及前苏联开展呼吸运动(气功疗法)资料。
    此期,除了我们气功疗养院能够治疗的几种病以外,我在各种医学杂志上也看到一些用气功治好了一些疑难疾病的报道,印象比较深的如《气功治疗肺结核》,上海第二结核病院 李德洪、王钟贤、陈惠兰、王佩芳、林锦芬》报导。在当时,西医医院用气功疗法治病,而且开放性、空洞型、对抗痨药已经有抗药性的,发热、咳血的,都取得了一定效果。又如:上海市胸科医院报导《气功治疗心动过速9例报告》,在中医杂志上发表(1964年6期)梁国才、荣辛柏报告。……很多。这对转变对气功疗法的认识起了积极作用。

    这些因素中自己练功体验最为重要,不练功无法体验病人所述说的各种练功反应、练功感觉、练功异常现象等等。同时查阅病历,倾听病人对气功疗法的认识和体验。其次是了解气功的发展历史和阅读古典文献,从理性上认清它的来龙去脉,以利“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推陈出新,古为今用”。
在这里我想再谈一下,气功疗法的名称和当时一些医务人员对气功疗法的几种看法,这对我国医疗气功的发展方向、指导理论、速度(历史)会有一个概括的了解。

  (一)谈气功疗法名称
气功来源于古代的导引术,为了让现代人能够了解这个简单易行的自我锻炼的方法,就由河北省卫生厅原厅长段慧轩教授等人命名,把导引名称改为“气功疗法”。因此,现代医院也可以接受并应用了这个疗法。当这个气功疗法被证实有一定治疗效果后,国家卫生部就向全国推广了气功疗法。
当时并没有奖励某个功法,卫生部颁发的奖状上写的是“奖励气功疗法”。因为当时在实验时,也不是只用一个方法治疗某种疾病,有3--4个功法同时采用(不止3—4个,因为有的病人也在加练自己的功法或病人之间互相秘密传教的)。姿势也不完全相同,这就是最初的辩证施功了。由于当时采用的功法比较少,还没有发展到现代医疗气功临床辨证应用水平,处在摸索阶段。
    从历史发展上讲,中国的隋代已经有辨证施功了(公元581年--618年,距今已有1380多年)。隋代名医、太医博士巢元方为首,集体编著的《诸病源候论》,是继《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等之后的一部中医古典著作。
中国的气功学术发展,从萌芽起就与人类和疾病所做的斗争紧密相连。在古代的医学领域,气功经过长期防治疾病、养生健身的实践,吸取诸家之长,不断发展和积累经验,到隋代堪称为中国中医的一门分支科学。《诸病源候论》较全面地辑录总结了这一时期的成就。
    全书共收录导引法二百八十九条(包括少数养生方中的导引内容),除去重复的七十六条外,共有二百一十三种不同的导引法。记录功法如此丰富,在现存的医书中极为少见。更为可贵的是:两百多种功法分别用于一百一十种病候。范围遍及内、外、妇、五官、口腔、皮肤等科,而且不同病候用不同功法治疗。多数病候,一候有多种导引法,最多的达到十几种方法,重复的很少。这里面蕴藏着古人在临床实践积累的辨证施功经验。
    《诸病源候论》的问世,对以后影响颇大,唐代的重要医籍《备急千金方》和《外台秘要》,其导引法基本引自《诸病源候论》。这部著作在中医气功里,确实是一部承前启后的著作。我引用了赵邦柱、李兆慧主编的《古代气功治病法》——诸病源候论导引新解一书中的一段话,说明在200多个导引方法中大部分是没有名称的。
    但是,他们可以统称为导引方或导引法,并没有突出那一个功法的名称,或者用那一个功法代替所有的导引术。我们可以理解为:导引方(可以理解为处方)就是古代气功的总称,而每一个不同的操作方法就像一个针灸穴位,或一种药物,200多个导引方法就是200多种药物,以利临床辨证应用。所以,我认为中医的气功临床辨证工作,在隋代已经开始了,到了唐代又有新发展。有代表性的著作有孙思邈的《备急千金方》、《外台秘要》等。
那么古代中医治病、防病、养生方法,统称为导引术时没有异议的了。而现代人为了推广古代的导引术,把导引术用气功疗法名称代替,我认为也是一种新的发展。
    为什么在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初,要把导引术改名为气功疗法?根据最初支持气功疗法的领导人、实践人介绍,我综合有以下几个因素:
1、对老百姓来说,随着时代的变迁“导引”一词除中医之外,多数人已经不知道其内容了。按照一位伟人的观点:不要以为我们明白了,老百姓就明白了。“气功”一词在1986年以前的字典、词典、词海、词渊里找不到,而是一个口传词汇,百姓明白。
2、改为“气功”之词能为大多数人所理解、接受,核心就是调整呼吸能治病,后面加上“疗法”二字就与现代医学“挂上钩”了;
3、与宗教气功(实为修持法)区别开来;
4、当时已经考虑到意识形态、政治、哲学的斗争问题;

(二)当时的西医学界、中医界、卫生行政部门等如何看待气功疗法
1、支持气功疗法的,如:1958年,昆明医学院外科总论教研室胡同增撰文《关于“气功疗法”的商榷》(该文发表在《上海中医药杂志》1958年5月号第46-48页);蒋维乔的《因是子静坐法》……;
2、研究气功疗法的,如:上海医学院生理教研室林雅谷主任等……;
3、对气功疗法定义有不同认识的,如:胡同增、蒋维乔,……;
4、反对气功疗法的,如:公开反对气功疗法的人很少,只有个别的西医瞧不起气功疗法,认为气功操作过于简单,认为“气功就是坐着或躺着出气”,对疗效持怀疑态度。也有的认为,气功的坐势像宗教的打坐念佛,医院里搞这个疗法不伦不类,……。
总而言之,我对气功和气功疗法这个词汇,是逐步的理解、认识、加深、拓宽的。

(三)我对气功认识的三个过程
1、我最初对气功的认识:
⑴气功就是走江湖的艺人,用气功功夫做表演,作为谋生手段。
⑵气功就是一个与武术有关的锻炼方法,这种方法就是改变呼吸形势,加大武功的爆发力。
2、到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后的认识:
⑴气功这个名词来源于武术,它被气功疗法采用。气功锻炼中有的方法可以用来治疗慢性疾病,气功有强身健体的作用。所以,在气功疗法推广的初期,都放在理疗科或体疗科进行。
⑵有的气功来源于儒释道三教,或说三教利用过气功,也保护了一些气功锻炼内容。比如刘贵珍的内养功就是由佛教徒传出来的,返还功、周天功来源于道家的内丹术,五禽戏、八段锦等来源于古代动作导引术等。
⑶气功疗法是挖掘、整理、实验之后的气功,与原来的气功内容有所区别,它已经升华到一种能治疗疾病的方法。
④气功是一种健身、防病、养生的简、便、验、廉方法。
⑸气功是治疗、康复综合医疗中的一种疗法,不能包治百病。气功也有禁忌症。
3、20世纪80年代后的认识: 由于气功在此期发展迅速,需要科学规范,卫生部批准编写《医学百科全书•气功分卷》,在这本书里已经写出了医学气功学的定义、概念、发展历史、指导理论、有效功法、临床应用、名词解释、研究现状、经典著作等。我可以概括一下我此期的认识:
⑴气功,就是古代的导引术。一种强身健体或增强技击能力的基础锻炼方法。
⑵医学气功,简言之:就是以气功的四调(调身、调息、调神、调膳)为手段,运用中医理论为指导,达到医疗保健、养生延年、开发浅能并陶冶情操为目的,这样的方法和理论就是医学气功学。
所以,气功、气功医学(医疗气功)、气功科学,从名词上看都与宗教没有关系。因为四千年前(就是三千年前)在中国没有佛教、道教,只有道学理论。佛教传入中国是在东汉时期,而道教的形成是在元朝(有人分不清道教、道学的概念)。因为中国的气功在四千年前已经出现,仰韶时期有“舞彩纹陶盆”文物证实,春秋战国时代,有《行气玉佩铭》,《黄的内经》早有气功(导引)记载。可贵的是,在《黄帝内经》这部经典文献里“气”字就有两千多个。
⑶从学术上我认为:气功又是一种从古至今与医学、哲学、体育、儒学、道学、佛学、武术、艺术、生命学以至军事等结合应用,已经形成一种“新气功文化”。这种气功文化在20世纪的50年代——90年代,又得到不断丰富与发展。
⑷人们相信的是气功的医疗效果和健身作用。我认为:不管哪一个门派,哪一个学科,所以敢大胆的用气功、宣传气功、研究气功,就是因为20世纪50至60年代,北戴河实验的气功治疗效果。如果没有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实验证实的气功疗效,也就没有人敢于宣传、应用气功了。
    但是,到了80年代,气功普及达到空前程度。此时,也有少数人用两面手法,巧妙的通过“某个气功组织”,利用了气功这个名词和气功医疗健身效果,培养、扶持了或包装了一些“气功大师”,把气功发展引向了邪路。气功疗效也被夸大了。
-----------------

    我对气功与特异功能(现象)关系的认识:
    根据我40多年的医疗气功工作接触、看表演、进行调查研究,小范围临床实践,得出以下看法(仅仅是个人的看法),提供老朋友们参考:
1、在活着的、健康的、没有疾病的人体中,确实存在着特异现象,现在称其为特异功能。有特异现象的人非常少见,而且不稳定。但是,请注意,这个特异功能必须有一个科学的定义和测定的标准(现有条件下的测定方法)。我认为人类的特异功能现象值得研究,否则,我们又将落后于美国等国家,人类应该进一步了解自身的潜能并科学利用这种潜能。
2、气功和特异功能,不是因果关系。现在把特异功能宣传为“练气功的高层次”,“要想出现特异功能,就必须练气功”,这是一种误导,是绝对错误的。我认为气功与特异功能是相对关系,不是因果关系。有的有特异现象的人并没有练过气功,这怎么解释。
3、有人把文学创作、艺术创作中的“灵感”、“超强记忆”、“数学快速演算”、发明家和诗人的灵感、触摸220伏电线、吃玻璃杯碎片、以土代食、人体吸附金属物体、抗寒冷、抗火热等等(确实存在),……归类为特异功能,这就比较具体,也算是一个标准。据此,特异功能并不神秘。
4、在接触所谓“特异功能人”时,我们发现有的是精神分裂症和癔症病人(并且多为妄想型、幻听型或幻视型病人)。他们能正常生活和工作,有的并不知道自己有病,或不承认自己有病。
5、现在的所谓“特异功能人”演示,多数是“雕虫小技”或魔术表演,并非特异功能人。这些“特异功能人”多数文化层次较低或文盲加科盲,还有的是低档魔术表演,不是特异功能,或者说它只是一种表演‘技能’。
人类特异现象已经存在几千年的历史。由于历史条件限制,人们对此难以解释清楚,因而宗教就利用了这种特异现象为宗教服务。比如:道教的‘神’,佛教的‘轮回’,以及‘上帝创造人类’等等。
    现在已经进入了21世纪,科学已经发展到非常高的顶峰。目前,正在建立探测、征服宇宙的空间站,宇宙飞船在不停的飞转。而人们对自身的‘特异现象’却无能为力,或一无所知,甚至于‘胡侃’。正因为如此,对真正有特异功能的人和他所具有的各自不同的特异现象,应该大力支持这项研究,建立钱学森教授所提出的‘现代人体科学研究组织’。人类,应该了解自身了,特别是‘人体特异功能’。这将会对未来人类的潜能挖掘、利用,提高人类健康素质、道德文明素质以及智能开发……,有极为重要的不可估量的科学指导意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6-10-7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6-10-7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是否还有?能否再贴???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6-10-8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散在其它文章里,可以慢慢浏览,可以找到你要的东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6-10-16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兴趣了解气功医疗方面的过去历史概况,可以查看
“张天戈谈气功qigong.arkoo.com”,也许有你需要了解的东西。当然,也只是参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6-11-6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真正的为气功事业献身者,向你致敬!

签到天数: 2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08-1-23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顶.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2-20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文化大革命以前就从事气功医疗实践的北戴河气功疗养院的老师们致敬,向英年早逝的刘贵珍院长致敬
匿名  发表于 2017-8-25 15:57
Добрый вечер Не судите строго, знакомимся, жмём на сообщение секс знакомства

только настоящие девочки и мальчики. Всё получиться.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分享到:
周天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气功人网 ( 苏ICP备12036507号-1扬网安备(32100302000104)

GMT+8, 2019-2-18 02: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