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人论坛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论坛关闭注册的通知气功人论坛管理条例周天功养生法函授,祛疾健身
查看: 11949|回复: 11

中外意念健身术的比较研究(我的硕士毕业论文图表部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12-10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论文中的一些表格不能直接粘贴发表,所以单独列出,并以附件的形式上传。感兴趣的朋友请注意浏览。谢谢!

表1意念健身术的体育学特征.doc

62 KB, 下载次数: 168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12-2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签到天数: 2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08-1-29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3-27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很好看,可以说自身的体验最重要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7-27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念健身术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58555284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6-17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交大深茂实习生招募:

上海交大深茂实习生招募

招聘职位:网络营销

作为管理培训实习生您将获得:
1.       部门经理亲自指导,让您了解网络营销的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要求
2.       提高.您的文字表达能力资料收集能力. 自己动手能力  用户体验能力
3   掌握金融公司各职能部门的业务范畴,.参与金融公司的项目设计及安排
4  .建立在金融行业的人脉基础

实习时间:
620   日—720(为期4周)
720 日—820(为期4周)
823910(为期2周)

工作地点:上海市富都花园宣化路2992B12C

申请流程:
1.提交个人简历至:JJ@yzforex.com
(标题注明网络营销实习)邮件正文注明姓名、手机、期望实习时间、学校、邮箱、年级
2.第一轮简历筛选
3.一对一电话面试
4.录取通知

申请人群:
具有强烈意愿跨入金融行业的人士,无论你是在校学生,还是具有工作经验的人士,只要你对金融用浓厚兴趣,我们都欢迎你的加入。

咨询电话:021/62402969
咨询邮件:JJ@yzforex.com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9-10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爱到爱的距离

从爱到爱的距离


父亲是那种沉默寡言的男人,除非喝了酒。她记得,她是从10岁那年开始恨父亲的。那次父亲喝多了酒,狠狠地打母亲,她和弟弟在一边看着,幼小的心里,细细密密地织满了仇恨,并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父亲是村委会主任,在普通的老百姓眼里,大大小小也算是个官了。但在她眼里不是,她看了很多书,知道有上一级的领导,知道有比父亲大得多的官。所以,她看不上父亲在村里的举止,别人一点儿小事,他就拿架子,说:“啊,这是个原则问题,这是个党性问题。”她在日记里写道:我的父亲是个什么也不懂的村委会主任,我恨他。    父亲嗜酒,村里人家每每有大事小事,总会喊父亲过去帮忙。这种事情他还是比较热心的。喝了酒之后的父亲,常常和村里人坐在一起,红着眼睛猜拳。她看不懂双眼皮,但有一点她知道,那是一种很令人讨厌的活动。父亲也请乡里的大小领导在家里吃饭,母亲便忙里忙外地伺候。她看不惯那些人,隐隐觉得那些人就是来破坏她的生活的,让她写不成作业,看不进去书。她想,长大后,自己绝对不会做父亲那样的人。所以,幼小的她便学会了顶嘴,学会了伶牙俐齿地还击。久而久之,形成了习惯,每当父亲说是,她便想尽理由说不,说到父亲无言。瘦脸彼时,他会狠狠地瞪她,说:“看我打你。”她会倔强地抬起头,看他的眼睛,但总是在三四秒钟后败下阵来——父亲的眼神里面,有她看不透的东西,也有一种令人害怕的权威。邻居对父亲说:“你这个闺女厉害,从小就这么会讲理。”父亲狠狠地说:“不成材的东西,就会顶嘴。”她暗暗听到,更觉难过,也更恨他。    18岁她在城里的高中上学,每个星期或两个星期回家一次。父亲依旧毛发移植在村里面做着村委会主任,每次回到家,都能看到他陪着下乡的干部喝酒。这种情形,往往让她厌恶地走到一边。她宁愿坐在小屋里想心事,也不愿意看到那屋里的场景和父亲有点儿谄媚的笑容。    她更加心疼母亲,这个小女人,从来都是父亲的附庸,不大声说话,言听计从。那个时候,她心里隐隐会想到自己的以后,自己决不会像母亲那样,找一个这样的男人:为了一点儿小事,请人吃饭;气不顺的时候,拿自己家里人撒气;在外面,永远是一副好人的模样。    于是,星期天的时候,她借口学习忙不回家,[url=http://zhengxing.51.am/xzzx/吸脂[/url]除非没生活费了,去家里拿一次,但她都是张口向母亲要。对于父亲,她很少说话。父亲也很少为了一件事而说她了。如果母亲不在家,她就找借口出去,到同学家里,避免和父亲单独在一起。    有时候,父亲到城里来公干,也会到她学校里看看她。他在传达室那里等着,半天的工夫,总是能与传达室的那个看门老头聊得火热。她慢慢从教室出来,走到那里,淡淡说一句:“来了?爹。”父亲会回过头来看看她,眼睛里没有亲切,只是平淡地答一句,回过头去继续跟老头聊点儿话尾。完了之后才转过身来对她说:“你妈说让我来看看你,一切都好吧?”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母女连心。父亲这次来,恐怕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才来的吧。她想起母亲在她每一次回家的时候,都在自家的门口向她来的方向张望,心里一酸,眼睛有些湿。  假体隆鼻  这时,她看到父亲的眼睛紧盯着自己,便又低下头应一声。“那你就好好学习。”父亲的话还是很简单。心里是没有这个女儿的,她想。看他蹬上车子后热情地同老头儿打招呼,看她一眼,就走了有时,父亲会带点儿钱给她,说是母亲让带给她的,她更感激母亲。她在日记里写道:父亲有点儿虚伪。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她拿给母亲看,母亲激动得将手擦了又擦,又将通知书拿给父亲看。她注意到父亲脸上的变化,这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个成功的标志,起码值得他拿去炫耀一次。她隐隐觉得,父亲的嘴角有点儿抖,说了句:“真是的。”    她不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接下来的几天里,父亲将乡亲们聚在一起请吃饭,邻居又说:“你看,你这闺女真有本事。”她期待着父亲能说几句夸她的话,但是他只是笑了两声。她有点儿失望。走的时候,父亲送她到城里坐车。临上车时,他对她说:“上车别多说话,到地方后马上打电话过来,你娘想你。”她狠狠地咬嘴唇,女儿是娘的心头肉,怎么能不想呢?    27岁大学毕业后,她留在了省城,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男朋友是另一个城市的,大学同学。她结婚时,父亲坚持要男方从家里娶亲,她有点儿生气。男朋友的家里并非权贵,还要找车,还要跑近二百公里的路程,她试着与父亲商量,却一点儿商量的余地也没有。父亲是保守的,相信一贯的传统,女儿家,就要从家里出嫁。她说不通父亲,只好与男友商议,男方家里倒也爽快,男友说:“只不过是多花些钱罢了。”    成亲那天,她一早就听到父亲起床,接待乡亲们。她一个人躲在屋里,有村里以前的小姐妹进来,笑着同她闹,喜气很快在小房间里漫开来。等到她上车的时候,却看不到父亲,母亲将她送上了车,她哭得泪人一样。上了车,她悄悄地问坐在车上的弟弟:“咱爹呢?”    弟弟的回答让她吃了一惊,他说:“咱爹去屋后了,你出门的时候,我看他抹着眼泪走的。”    她心里一酸,父亲从来没在她面前掉过泪。按乡里的规矩,新娘子上了车,是不准再下车的。她觉得难过,却没下车。出村的时候,远远地,她看到屋后,父亲蹲在那里,身形很单薄,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似乎在擦泪。她的心有些疼,但很快,车子远行,将那个背影落得远了。    新婚的日子,很快乐。回家的日子,毕竟是少数。每一次往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总是母亲。有时,母亲也将电话给父亲,说:“孩子的电话,你也接一下。”父亲接过电话,两边往往都会有一两秒钟的沉默,这种沉默是尴尬的。父亲总是会说那两句:“工作还好吧?生活还好吧?”她在这边说:“好。”听着父亲越来越苍老的声音,她往往会觉得心酸。    闲下来的时候,她在日记里写:父亲老了,我长大了。还记得自己曾经恨过他,只是每一次看到他又多了白发的时候,便忍不住想,哪一根是由于思念这个不在身边的女儿而变白的呢?    32岁弟弟也上了大学,家里的田也少了。秋后父亲打电话,说要到城里来,看看她和小外孙。丈夫出差去了,她一个人在家。本来说好是上午的车,可是到了中午,父亲还没来。她将孩子放到邻居家,去车站接父亲。刚走到车站,听说一辆出租车撞倒了一个乡下人。她猛地惊呆了,拼命地向出事地点跑过去,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哭喊着跑到那里,见围了一群人,她不顾一切挤进人群。出租车前坐着一个乡下人,正在那里同司机讨价还价。    见她哭着挤进来,那司机和乡下人都怔住了:她哭着哭着,便笑了起来。众人都看她笑话,说:“这个女人怎么了?”她顾不得,挤出人群,正好看到了一边的父亲。    “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她擦了擦脸上的泪说。    父亲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举一举手里的礼品说:“转了一上午,想不起来买什么礼品,也不知道小外孙喜欢不喜欢。”看着父亲手里大大小小的许多包,她又笑了,说:“爹,你还用买什么礼物?”心里酸酸的,看父亲有点拘谨地笑着,她忍不住想哭着抱抱他。    走在街上,阳光从身后照过来。从什么时候起,父亲的腰也变得佝偻起来了?以前的他可是很刚强的一个人呢。过马路时,父亲小心地躲着身边的车,眼睛却看着她,嘴里说着:“小心,你看你,走路怎么不看车呢?”她说:“城里人不怕车,就像乡下人不怕狗一样。”父亲笑了,眼角的皱纹在瞬间拧成了绳。    父亲看到小外孙,也像个孩子一样,将小外孙抱在怀里亲了又亲,说:“姥爷最疼你,只疼你一个。”眼睛里的疼爱,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她有些愣怔,往事如粉尘一样散开来:记得在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将她抱在怀里,说疼她,用带胡子的下巴扎她的脸……她觉得心酸,想起以往的种种,想起母亲对她唠叨说父亲半夜起床,说是做的梦不好,非要母亲打电话给她,他自己总不好意思打过来。母亲对她说:“你爹想你,但总是要推到我身上。”泪当时就落下来了,她借口准备饭,跑到厨房去。在那里淘着米,眼泪却不住地流下来。晚上,她在日记里写:从爱到爱的距离,是忽然间的发现,是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从不说出口的关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功跟科学一定要走到一起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4-26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气功跟科学一定要走到一起[/quote]

所谓的科学哲学思维与传统国学就是对立的,所谓的科学是永远无法解释气功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12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定呵。

有一篇文章:物理学步入禅境,作者是中科大原校长。讲的就是现在科学的发展如何已经接近或到达佛教的意境了。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分享到:
周天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气功人网 ( 苏ICP备12036507号-1扬网安备(32100302000104)

GMT+8, 2019-10-21 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